怪物赛车游戏下载
您的位置:文秘網 > 心得學習 > 心得體會 > 正文

《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心得體會5篇

心得體會范文 相關范文 編輯:南梔 發布時間:2019-6-10

《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心得體會5篇

如何寫一篇高質量的原創文章,不要為難了,快聯系我們吧!文秘網一直致力于為客戶提供高質量的文章的寫作服務,聯系電話:400-012-1855

(篇一)

黨的十九大站在新的歷史方位,首次將政治建設納入黨的建設總體布局并擺在首位,強調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決定黨的建設方向和效果。1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了4份重要文件,《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位列其中。這是在黨的歷史上首次專題制定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文件,對于全面推進黨的各項建設、推進新時代黨的建設偉大工程具有重大意義。

《意見》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落實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對新形勢下黨的政治建設各方面工作進行了全面系統的部署,為我們推進黨的政治建設進一步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作為基層黨員我們更要認真學習、深刻領會,深化對黨的政治建設的認識,增強推進黨的政治建設的自覺性和堅定性,主動投入到我們黨的政治建設中去,聯系我們基層群眾,在實踐中鍛煉自己的意志力以及工作能力。

把黨的政治建設作為黨的根本性建設,就是要緊扣民心這個最大的政治,把贏得民心民意、匯集民智民力作為重要著力點。我們作為基層黨員,生活在基層、工作在基層。這是最好的為我們黨與群眾親密聯系的條件,就如習近平總書記說的,我們要“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情為民所系”。這是我們現在以及今后工作中要緊緊圍繞的主旨,也是我們作為基層黨員干部要牢記于心的精神要領。要站在人民的立場,為人民謀福利、謀發展,深入貫徹黨的群眾路線,同我們農民群眾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堅決反對“四風”特別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始終保持黨同農民群眾的血肉聯系。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我們黨員干部要時刻把農民群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心思和精力用在惠民生、防風險、促改革等方面上,用最真誠的心,著力解決農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

把黨的政治建設作為黨的根本性建設,就是要把營造良好政治生態作為一項長期任務。營造良好的政治生態是黨的政治建設的基礎性、經常性工作,只有我們基層黨員把我們黨的政治基礎做好,那我們黨的事業在今后的發展會更加穩步的進行。所以我們基層黨員要樹立正確選人用人導向作為重要著力點,突出政治標準,以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從而更符合我們黨中央的要求;要貫徹落實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讓基層黨員干部在黨內政治生活中經常接受政治體檢,增強政治免疫力。時常為我們黨員開展活動日,并對我們基層黨員進行定期考核,讓基層黨員接受我們群眾的監督,以及自我監督;要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讓黨所倡導的理想信念、價值理念、優良傳統深入黨員、干部思想和心靈。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和踐行忠誠老實、公道正派、實事求是、清正廉潔等價值觀,以良好政治文化涵養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強化黨員的思想意識和行動意識,積極開展黨小組會議、黨支部會議以及上黨課。時刻為我們基層黨員注入新時代社會主義的新思想精神,保持我們基層黨員積極向上的政治形象。

把黨的政治建設作為黨的根本性建設,就是要以永遠在路上的堅定和執著,堅決把反腐敗斗爭進行到底,使我們黨永不變質、永不變色。全面從嚴治黨不只是一個口號,而是我們黨中央的一種決心。是解決我們黨多年來積累出來的問題的決心,在基層工作中,我們黨員干部要時刻牢記黨的使命。以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做到廉潔自律、廉潔齊家的模范。我們從群眾中走出來,也要懂得走回群眾中去。以一顆清正廉明的心聯系我們千千萬萬農民群眾的樸實的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從嚴治黨要向基層延伸,我們要響應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主動的向黨中央的精神靠攏,為加快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砥力前行。

(篇二)

2019年02月28日,人民日報刊登了《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對發展中國的社會主義事業很正確也很及時。因為黨內存在“一些黨組織和黨員干部忽視政治、淡化政治、不講政治的問題”, 黨內“講政治”的“健康力量”不贊成與反對這種現象,所以才提出“加強黨的政治建設”。 黨內“講政治”的“健康力量”這種“政治意圖與動機”,應該給予充分的肯定與大力的支持。

《意見》明確指出:

---“旗幟鮮明講政治是我們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根本要求。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決定黨的建設方向和效果,事關統攬推進偉大斗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在中國革命與建設的各個時期,我們黨都高度重視黨的政治建設,形成了講政治的優良傳統。”

什么是“講政治”呢?或者說“講政治”的內容是什么呢?筆者認為:“講政治”的內容,就是講“政治信仰,政治立場,政治基本理論”。“政治信仰” ,即共產主義理想或稱社會主義事業;“政治立場”,即站在“無產階級”或稱“人民群眾”的角度,來認識與理解社會發展的各項活動事務;“政治基本理論”,即馬列毛主義。“講政治”, 按照毛澤東的觀點講,就是講“政治掛帥”,因為“政治是統帥是靈魂”。 從“政治是統帥是靈魂”的角度講,黨的政治建設:“講政治”, 就是“重鑄黨和國家的魂魄”。

眾所周知,黨的領導,就是指政治領導。“堅持黨的政治領導”, 就是堅持“講政治”,即用“政治信仰,政治立場,政治基本理論”來認識與理解社會發展的各項活動事務,以形成指導“新時期”社會發展與建設的“黨的基本路線,基本方略”。 “加強黨的政治建設”,就是“堅持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落實新時代黨的政治建設總要求”。“ 黨的基本理論”, 即馬列毛主義;“黨的基本路線”,即“黨的政治路線”; “黨的基本方略”,即指導各項工作的方針政策。其中核心是 “黨的政治路線,是黨和國家的生命線、人民的幸福線”。按照毛澤東的觀點講就是“思想政治路線的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 。

筆者學習《意見》體會,“加強黨的政治建設”即“講政治,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黨的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

黨的“政治信仰,政治立場,政治基本理論” 是“黨的政治根本”, “講政治”就是講“黨的政治根本”。“黨的政治根本”集中表現為黨的“政治基本理論”即馬列毛主義。因為黨的“政治基本理論”即馬列毛主義,站在“無產階級”或稱“人民群眾”的立場角度,揭示了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也就是說,黨的“政治基本理論”即馬列毛主義始終都是正確不變的。因為社會發展客觀規律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的。人們只能遵循社會發展客觀規律,而不能改變社會發展客觀規律。而“黨的基本路線”則不同,“黨的基本路線”是在中國革命與建設的“實際特定條件”下,貫徹與執行黨的“政治信仰,政治立場,政治基本理論”的產物。或者說,“黨的基本路線”是馬列毛主義的“政治基本理論”結合中國革命與建設實際“特定條件”的產物, “不同時期”中國革命與建設實際的“特定條件”不同,“黨的基本路線”也不同。也就是說,“黨的政治根本” 即“黨的政治信仰、政治立場、政治基本理論”,相對于“黨的政治(基本)路線”而言是“始終不變的”;而“黨的政治(基本)路線” 相對于“黨的政治根本” 而言是“不斷變化的”。這種“變與不變,不變與變”的辯證統一關系,需要學習與掌握毛澤東的哲學觀點,即“對立統一矛盾運動原理”的辯證唯物主義,才能正確認識與理解。如果不懂毛澤東的哲學觀點,把“不變的當成了變的”,把“變的當成不變的”,那就“南轅北轍”了。

換言之,“黨的政治基本理論”作為一種“世界觀”揭示了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而“黨的基本路線”則是在“不同時期的特定條件下”,實現與符合“黨的政治基本理論”的實踐方式與思路,即實現“世界觀”的“方法論”觀點。 “世界觀”范疇的“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方法論”范疇的“黨的基本路線”, 就是我們常講的“理論與實踐的辯證統一關系”。 人們都知道 “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實踐運動,沒有馬克思主義的誕生,就沒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這個觀點說明了“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因此才有了“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 ;人們也知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個觀點說明了“實踐產生真理(科學理論)的過程與方式”, 因此才有了黨的思想路線“實事求是”。

問題的核心在于如何認識與理解“科學理論與實踐方式”的辯證統一關系,“科學理論與實踐方式”的辯證統一關系,則要求不能顛倒混淆與割裂兩者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即不能孤立與片面地強調一個方面的作用功能。如果脫離實際條件、不注重“實踐方式”,單純強調“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通常被人們稱為 “空頭政治”的“左傾錯誤”, 這在過去的時代被稱為“教條主義”;而忽視與排除“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單純強調“結合實際條件”的“實踐方式”,則是形而上學的“機械唯物主義”,即“實用主義”的“右傾錯誤”,這在過去的時代被稱為“經驗主義”。 就像當今時代單純強調“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即“實踐產生真理的過程與方式”,而忽視與排除“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就是“經驗主義”的“右傾錯誤表現”。 因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只能說明“實踐產生真理的過程與方式”,它不能闡明“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 不講或忽視“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單純強調“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即“實踐產生真理的過程與方式”, 就是用隱晦的“方法論”觀點,否定與排除“現實的科學理論”指導實踐活動的作用,這是割裂“科學理論與實踐活動”辯證統一關系的形而上學觀點。 因為“任何實踐活動”都是由“人們主觀意識”所驅動的, 世界上也根本不存在“無意識的實踐活動”。 單純強調“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即“實踐產生真理的過程與方式”, 對“現實科學理論”指導實踐活動的作用不置可否,即不敢明確“現實的實踐活動”是由“什么科學理論”驅動的,也不敢明確“現實的科學理論”存在什么問題與缺陷,這樣就以隱晦的“方法論”觀點,排除與否定了“現實的科學理論”指導實踐活動的作用。這種“方法論”觀點的目的在于用另類的“主觀動機與觀點”或稱“理論觀點”, 來替換“現實的科學理論”, 來驅動“未來的實踐活動”。因為驅動“未來實踐活動”的“主觀動機與觀點”或稱“理論觀點”, 必然與“現實的科學理論”不同,如果相同,那就只能講堅持“科學理論對實踐活動的指導作用”,或發展“現實的科學理論”,而不會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方法論”觀點。而驅動“未來實踐活動”的“主觀動機與觀點”或稱“理論觀點”,則以“實事求是”、“結合實際”等“花樣翻新”、“美麗漂亮”的空洞概念,來替換“現實的科學理論”,這樣就從理論上起到了排除與否定“現實的科學理論”的作用。正如毛澤東所言,“修正主義,右傾機會主義者,口頭上也掛著馬克思主義,他們也在哪里攻擊‘教條主義’,但是他們所攻擊的正是馬克思主義的最根本的東西” 。反對與否定“現實的科學理論”的另類“理論觀點”,即違背社會發展客觀規律的“理論觀點”,必然產生社會各種問題,但是認識與理解另類“理論觀點”所造成的社會問題,必須用政治的觀點來認識與理解, 否則就無法做到“實事求是”正確認識與理解社會產生的各種問題。因為政治觀點不同,那么對社會產生的各種問題認識與理解也不同,認識與理解不同,就意味著發展思路與實踐方式也不同。這也就是為什么“政治是統帥是靈魂”的原因。

認識與理解“科學理論與實踐方式”的辯證統一關系,與 “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的辯證統一關系是相同道理。“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的辯證統一關系,要求“黨的基本路線”的實踐方式,必須符合“黨的政治基本理論”的客觀本質要求。只有“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相同時,即“黨的基本路線”的實踐方式反映與體現了“黨的政治基本理論”的客觀本質要求,“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才是正確的辯證統一關系。也就是說“講政治”與“講黨的基本路線” 是正確統一的關系;如果“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不相同時,即“黨的基本路線”實踐方式不能正確反映與體現“黨的政治基本理論”的客觀本質要求,那么“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就不是正確的辯證統一關系,而是“割裂與分裂的關系”。 也就是說“講政治”與“講黨的基本路線”是“背道而馳”的。因為“黨史”早已告訴人們,黨內存在“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不相同的“黨內左傾與右傾錯誤”,問題的核心在于如何正確認識與理解“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是否相同,即“黨的基本路線”是否“實事求是”反映與體現了“黨的政治基本理論”本質客觀要求。換言之“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是屬種衍生的依賴關系,屬種概念觀點的各自獨立性含義與功能,既不能混淆,也不能相互替代,而辯證統一 “屬種衍生的依賴關系”卻只能抽象理性認識與理解。如果明確了“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的各自獨立性含義與功能和兩者之間“屬種衍生的依賴關系”,那么人們就會明白,贊成與支持“黨的政治基本理論”, 并不一定必然贊成與支持“黨的基本路線”; 贊成與支持“黨的基本路線”, 也并不一定必然贊成與支持“黨的政治基本理論”。問題的核心在于辨識“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是否相同,即是否存在“屬種衍生的依賴關系”。 “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是否存在“屬種衍生的依賴關系”,即辨識“黨的基本路線”正確與否的問題“極為敏感與復雜”,需要具備深厚的馬列毛主義理論功底與實際工作能力,才能正確認識與鑒別。人們在此方面存在不同的分歧與爭論,常被稱為“政見不同”。這種“政見不同”包含了:認知“黨的政治基本理論”的“世界觀”不同,與認知“黨的基本路線”的“方法論”不同,前者是“政治觀點對立矛盾的關系”,后者是“政治觀點非對立矛盾的關系”,即人民內部的矛盾。混淆與顛倒了“政見不同”中的“這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就會犯“政治錯誤”。 這表現在黨史上“黨內左傾與右傾錯誤”,不能正確對待與處理“黨內路線斗爭的分歧”,即把質疑與反對“黨的錯誤(基本)路線”,當成了 “反中央”或“反黨”的關系,“文革”中“走資派”也是如此表現。因為“這些人”沒有認識到 “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是否相同的問題,主觀認為“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是“一回事”,片面地認為 “黨的錯誤(基本)路線”是正確的,質疑與反對“黨的錯誤(基本)路線”或“代表人物”,就是“反中央”或“反黨”。而“反黨”的關系,則是“政治觀點對立矛盾的關系”,而不是“政治觀點非對立矛盾的關系”。歷史上“反右擴大化”與“文革”中“過激的行為”,都是因為沒有正確辨識與處理“政見不同”中“這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當今“講政治”是同樣道理,“講政治”并不能簡單理解為“服從黨的基本路線”,必須首先認識與解決“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本質屬性是否相同的問題,即辨識“黨的基本路線”正確與否的問題。否則“講政治”,就變成了“講服從”,而“講服從”,則會壓制“黨內民主”,而壓制“黨內民主”,黨內則無法“認識真理,糾正錯誤,發展進步。”

從理論層面上講,辨識“黨的基本路線”正確與否,需要具備深厚的馬列毛主義理論功底與實際工作能力。但是實踐中一個簡單的基本常識,往往就可以說明與啟示人們辨識“黨的基本路線”正確與否。眾所周知,“黨的基本路線”是全體人民“建設社會主義事業”的路線方針政策,需要全體人民來承擔與執行,要讓全體人民來承擔與執行,就必須把“黨的基本路線”內容與道理講清楚,全體人民不明白,怎么承擔與執行呢?如果“黨的基本路線”符合“黨的政治基本理論”即符合馬列毛主義揭示的社會發展客觀規律,那么根本就不害怕任何人公開的質疑與反對,因為“黨的基本路線”反映與符合馬列毛主義揭示社會發展客觀規律的“科學真理與必然性”,即便有極少數人質疑與反對,也根本阻擋不了“歷史進步的車輪”; 如果有一部分人不理解,那么“黨內民主”的廣泛爭論正是提高人們覺悟與認識水平的方法,就像“斗爭使人進步”的道理;如果“不討論,不爭論”,只講服從,或壓制質疑與反對的聲音與力量,那么“黨內最廣泛的民主氛圍”被破壞,“黨的基本路線”一定存在問題。因為黨史中“黨內左右傾錯誤路線”壓制與排除“質疑與反對的聲音與力量”,就是這種邏輯表現。歷史的發展與進步,黨史中出現的“左右傾錯誤路線”,無一不被“進步的人們拋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筆者在此講明“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的各自獨立性含義功能與“屬種衍生”的辯證統一關系,目的就是為了在“講政治”中,正確認識與處理“政見不同”中的“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避免出現“政治錯誤”,給黨和國家的事業造成損失。

為了便于人們辨識“黨的基本路線”,筆者在此解析以供人們參考。

“黨的基本路線”與那個人所共知“四個字”,按照社會主流的觀點講,就是“實事求是”結合“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的“基本國情”而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內容是什么呢?就是“生產力水平低下,不同地區、不同部門生產力的發展水平又極不平衡”,“我國的生產力發展相對發達國家國家而言,生產力發展還很落后”。 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情況嗎?大多數人認為是,而筆者認為,這根本不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情況,為什么呢?因為這個所謂的“實際內容”,只是反映了一個社會或國家“生產力發展的表象狀態”,它不能說明與證實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內容”,就像當今國際社會有很多發展中國家,相對于資本主義發達國家而言,都存在“生產力水平低下,不同地區、不同部門生產力的發展水平又極不平衡”的問題,難道這些“發展中國家”,也都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嗎?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相對我國與發展中國家而言,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生產力水平發展較高”,難道可以稱為“社會主義中級階段或高級階段”嗎?以“生產力發展表象狀態”的單純經濟觀點,根本就不能分清社會主義“公有制”與資本主義“私有制”政治形態不同的問題”,也不能明確說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政治與經濟的特征。“生產力發展的先進狀態”,并不一定是社會主義,“生產力發展的落后狀態”也并不一定就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公有制”與資本主義“私有制”,“所有制不同”的政治觀點,具有辨識社會形態性質的獨特功能,而單純的經濟觀點卻不具備辨識社會形態性質的功能。

什么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情況呢?從理論層面上講,就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具有社會主義特征的政治與經濟存在的初級形式,就像毛澤東時代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三大改造”,由“具有社會主義經濟特征”的初級存在形式,如互助組,初級社,手工業合作化,公私合營等,發展成為農村人民公社集體經濟,工業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的中級存在形式,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情況。因為這些經濟組織存在的形式都具有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的特征與組織人民群眾的功能。如果說“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按照“生產力發展的標準與狀態”來衡量,那么它所表達的內容,則是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即“工業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的“生產力發展水平與實際能力”。“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結合實際,就是“根據這種實際情況”來發展與壯大“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提高“生產力發展水平與實際能力”。“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用“生產力發展表象狀態”的單純經濟觀點來衡量與表達,無論是主觀無意與有意,客觀上丟棄了“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的主體內容。這種沒有政治主體的單純經濟觀點主要目的在于提出“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有益的補充”。一些“理論專家、學者”跟風解讀稱,“這種實際狀況決定了非公有制(不同性質的私有制,包括個體私有制、資本主義私有制)對經濟的發展還有積極作用”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所謂的“結合實際”,就是需要“發展非公有制經濟”。這正是“基本路線”所犯“政治錯誤”的源頭。眾所周知,“后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只有“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非公有制經濟”。“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需要“發展非公有制經濟”,就是在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的基礎上,“發展非公有制經濟”。“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需要“發展非公有制經濟”,有什么科學理由與根據呢?“非公有制經濟”不就是“私有制經濟”嗎?發展“私有制經濟”與發展“公有制經濟”難道不矛盾嗎?如果說發展“私有制經濟”與發展“公有制經濟”不矛盾,那么馬克思主義“消滅私有制”豈不是錯了?如果說馬克思主義“消滅私有制”是真理,那么違背真理,發展“私有制經濟”,這難道不是“政治理論”的錯誤嗎?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的實際(基礎)上,發展與壯大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或發展與壯大“非公有制經濟”,就是“走社會主義道路”與“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兩種不同發展道路的選擇”。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原本表述的是“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的 “生產力發展水平與狀態”,為什么會提出發展與壯大“非公有制經濟”呢?大多數人都知道經濟體“生產力發展水平與狀態”是科技進步范疇的經濟問題,而“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是所有制分類范疇的政治問題,兩者的含義功能完全不同。也就是說一個經濟體“生產力發展水平與狀態”,與一個經濟體所有制分類根本就不是同一范疇的問題。“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觀點,混淆兩類不同范疇問題的性質與功能,打著“實事求是”、“結合實際”的名義,用缺失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主體的“生產力發展水平表象狀態”的單純經濟觀點,來偷換“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具有社會主義公有制特征的“實際內容”,再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植入”與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本質對立的“非公有制經濟”。能夠“植入”“非公有制經濟”的前提,則必然調和與否定“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的對立矛盾,所以提倡“兩個毫不動搖”,主張“共同存在、和諧發展”等觀點才得以產生,這是調和與混淆“階級斗爭矛盾”觀點的必然產物。從哲學的角度講,這種“偷換概念、轉移條件、混淆矛盾、移花接木、偷梁換柱,顛倒是非”的做法, 就是形而上學“詭辯論”違反社會發展客觀規律的邏輯表現。

“千里大堤潰于蟻穴”, 自提出“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有益的補充”,到調和“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矛盾,“發展非公有制經濟”, 再到“非公有制經濟” 占據“半壁江山”, 這由“56789”的事實支撐。而“公有制經濟”,則在“一系列亢奮的口號下”,由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經濟”的“一統江山”,萎縮到“公有制主體地位”難保的地步。這就是與“現實科學理論”不同的另類“理論觀點”驅動社會實踐活動的結果,同時伴隨產生了資本主義社會“兩極分化”、“經濟危機”、“政府負債”、“黃賭毒”等特征與問題。無奈這一社會實踐活動的結果,必須用“公有制與私有制對立矛盾”的政治觀點下才能正確認識與理解,任何調和與否定“公有制與私有制對立矛盾”的單純經濟都不能正確認識與理解。馬列毛主義“科學理論”的首要意義,就在于“鮮明的政治立場與政治觀點”。沒有正確的政治觀點,就等于沒有靈魂,政治觀點就像“靈魂”一樣賦予科學經濟教育文化等領域觀點于“生命”,“沒有政治靈魂”,就不能正確認識與理解社會發展的各種問題。就像當今社會主流,政治觀點上混淆與否定“公有制與私有制的對立矛盾”,以“經濟總量”,“第二大經濟體”自慰,無視“公衰私彰”,“兩極分化” “經濟危機”、“政府負債”、“黃賭毒”等事實問題。

一種錯誤的理論觀點,正是從錯誤的假定條件開始的,因為假定條件的錯誤,所以邏輯推理的方法與實踐結果的結論也必然都是錯誤的。“基本路線的觀點”,正是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假定“實際內容”的錯誤前提條件開始的,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只是認可“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發展有益補充” 的借口而已,這種觀點的實踐結果,就是現實“非公有制經濟”占據了“半壁江山”,“公有制經濟主體地位難保”。當今社會出現“混合所有制”、“取消所有制分類”、“所有制中立”等輿論觀點,正是現實占據“半壁江山”的“非公有制經濟” ,圖謀“取消公有制為主體”的政治訴求。這種調和與混淆“公有制與私有制對立矛盾”的觀點,與“后毛澤東時代”初期的手法如出一轍。因為社會主義國家時代背景的限制,公開 “發展私有制”或“取消公有制為主體”的政治訴求是不允許的,那么“非公有制經濟是有益的補充”,“共同存在,和諧發展”,“混合所有制”、“取消所有制分類”、“所有制中立”,這種調和矛盾的觀點,則可以隱晦的抑制“公有制為主體”的作用,起到“曲線發展私有制”的目的。盡管“非公有制經濟”事實上已占據了“半壁江山”,但是要想從理論上實現“取消公有制為主體”的政治訴求,否定“社會主義道路”,仍比“登天還難”。因為馬列毛主義揭示的社會發展客觀規律,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的。圍繞“公有制是否為主體”的爭論,將是今后一個時期的“政治斗爭焦點”,說白了,就是“走社與走資”的“最后決戰”。 社會上有一些人,總是想回避或取消這個社會發展方向與道路選擇的核心敏感問題,好像“一閉上眼睛,天就不亮了”,可笑至極。“走社與走資”的問題,從來就不僅僅是政治理論范疇的爭論,而是現實社會實踐斗爭行為的反映。40年來,圍繞社會主義“公有制”的政治斗爭“從來沒變過”。如果沒有現實社會實踐斗爭行為的支撐,誰又能分清楚“走社與走資”的問題呢?從“分田到戶”,瓦解人民公社,“非公有制經濟是有益的補充”,“兩個毫不動搖”,“共同存在,和諧發展”,到今天“混合所有制”、“取消所有制分類”、“所有制中立”,是“兩條路線斗爭”的繼續,只不過 “公私主體易位”,“非公有制經濟”占據“半壁江山”的事實條件發生了變化而已。問題的核心在于人們的政治立場觀點不同,對現實社會實踐行為與效果的認知也不同,反映到意識形態領域,就是政治理論范疇的爭論,關鍵就看“社會主導力量”如何認識與選擇了。

“道路問題是關系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第一位的問題,道路就是黨的生命。”“道路的選擇”集中體現為“黨的基本路線”,黨的政治建設,“講政治”必須結合“黨的基本路線”與實際貫徹執行的情況來講。“講政治”不結合“黨的基本路線”與實際貫徹執行的情況,就是“空頭政治”的表現, “講政治”結合“黨的基本路線”與實際貫徹執行的情況來講,關鍵在于認識與理解“黨的政治基本理論”與“黨的基本路線”辯證統一的關系。無論怎樣“講政治”,對于克服與抑制單純講經濟的觀點是有積極意義的,如果把我黨“講政治”的優良傳統與“黨內最廣泛的民主”結合起來,在“黨內最廣泛的民主”基礎上形成“黨內的高度集中”,而不是片面地強調“黨的集中制”,那么對于我黨“發現真理,糾正錯誤,發展進步”,則具有“遵義會議” 的“偉大轉折”意義。因為黨的事業,是“全體人民的事業”,而“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這一點,就不能得到起碼的知識。”

(篇三)

  中共中央政治局1月25日召開會議上指出,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決定黨的建設方向和效果。《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落實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對新形勢下黨的政治建設各方面工作進行了部署。

   保證全黨服從中央,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黨的政治建設的首要任務,是最根本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要始終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確保全黨統一意志、統一行動、步調一致向前進。要堅定政治信仰,強化政治領導,提高政治能力,凈化政治生態,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全面推進黨的各項建設,帶動黨的建設質量全面提高。各級黨委(黨組)要承擔好本地區本部門黨的政治建設的主體責任,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干部要帶頭把加強黨的政治建設各方面工作抓緊抓實抓好。要深入開展學習宣傳,加強對貫徹落實情況的督促檢查。

   中國共產黨的核心領導在各級各類組織中都具有不可動搖的政治地位,是我國政治權力架構的核心所在。社區黨組織是中國共產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在基層社區的執行者,也是社區公共事務與政治生活的主要領導者和廣大社區群眾根本利益的代表者。社區黨組織作為實現基層社區自治的核心力量,必須在充分調動社區群眾及各方社會組織共同參與社區建設的基礎上,實現自身功能的轉變與創新。

   在基層社區中,政治的領導權是屬于社區黨組織,主要表現在必須堅定不移地貫徹落實上級黨組織的政治方向、政治原則和政治意識。社區黨組織不僅要培養社區居民的民主意識,引導他們參與基層民主政治建設,還要通過政策宣傳、思想教育以及開展社區中的先進黨員或者先進黨組織的示范活動,鼓勵社區中各類社會組織與黨的宗旨保持一致,依照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開展各項活動,使得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領導地位在基層得以實現,使得國家的法律法規在基層社會中得以遵守。

   作為社區黨務工作者,從自身方面看,思想認識和能力素質要能適應新時期黨建工作的要求,真正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和“四個自信”。我們的工作方式要從傳統的被動執行任務為主,轉變成科學的理論學習應用,在急事難事的磨練中,積累政治經驗,豐富政治智慧,不斷增強學習本領、政治領導本領、改革創新本領、科學發展本領、依法執政本領、群眾工作本領、狠抓落實本領、駕馭風險本領,在面對越來越復雜的社區公共事務的時候才會游刃有余。在整合社區資源、協調各組織的利益權衡工作、實現社區主體的良性互動方面,如果沒有較強的綜合素質,很難勝任復雜的社區事務。

(篇四)

1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其中,審議了《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這是黨的歷史上首次專題制定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文件,對于全面推進黨的各項建設、推進新時代黨的建設偉大工程具有重大意義。《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提出,要切實有效解決當前黨內存在的政治問題必須進一步加強黨的政治建設。通過認真學習《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我感到受益匪淺,獲益良多。具體有兩個體會:   一是堅決做到“兩個維護”是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首要任務。是我們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根本要求。就新形勢、新要求,我們黨都高度重視政治建設,形成了講政治的優良傳統。黨的十八代以來,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積極深化改革,嚴厲懲治腐敗,大力促進經濟發展、努力實現共同富裕。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這三個響當當的字眼已經深入民心,成為人民群眾廣泛愛戴的國家領袖、改革英雄。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更加突出位置,加大力度抓,形成了鮮明的政治導向,消除了黨內嚴重政治隱患,推動黨的政治建設取得重大歷史性成就。 二是旗幟鮮明講政治是對新時代黨員的必然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事業之所以能夠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最根本的就是形成和確立了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持了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黨章是黨賴以建立和活動的法規體系的基礎,是黨的各級組織和全體黨員必須遵守的基本準則和規定,具有最高黨法、根本大法的效力。加強黨的政治建設,就要認真學習黨章,學習黨的歷史,熟悉黨章的具體條目、具體內容、黨員的權利義務等內容,嚴格落實組織生活,服從黨的領導。始終在政治立場、政治方向、政治原則、政治道路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篇五)

中共中央日前印發了《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大力度抓,形成了鮮明的政治導向。在研讀了該《意見》后,個人感觸頗深。

身為一名基層的黨務工作者,更應該充分發揮自己的工作職能,把基層的黨建工作做好,做扎實,增強基層組織的凝聚力、戰斗力和創造力。首先,就是要強化學習,積極參加上級黨組織部門開展的培訓,堅持自我開展理論學習、黨性及道德教育。平時,多與同事深入討論,互相勉勵,切實用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進工作。積極主動的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及時交流溝通,更好的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整體功能。其次,就是要提高黨組織的政治功能。平日里多與黨員們溝通交流,組織黨員們開展黨組織活動,推進黨建工作落到一線,落到實處。多了解黨員及群眾的呼聲訴求,把為黨員群眾服務、解決他們的問題困難作為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深入探索基層黨建的好項目,發動全員參與基層建設、治理工作。在開展基層黨建工作的方式上尋求突破、改進。不搞形式主義,從調動黨員積極性等方面來體現黨建工作的成效,從而推進基層黨的建設。

   新時期、新任務下,必定更要堅持黨的統一領導,雖然身處基層一線,但更要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把政治標準放在第一位。發揮自身的先鋒模范作用,提高自身的責任擔當能力,從而提升基層黨組織的服務能力、政治能力。推動基層黨建工作的創新發展,提升基層黨建的向心力和執行力!

怪物赛车游戏下载 时时彩后一6码倍投 北京pk赛车四码计划 广州福彩微信怎么投注 鼎尖娱乐app 新网站送彩金不限制ip 不限ip注册优惠体验金 时时彩后二四码投注 天津时时几点开奖时间 网上斗牛必输原理 时时彩一期一计划大小单双 恒信宝配资是正规公司吗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数据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 鼎盛彩运八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