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赛车游戏下载
您的位置:文秘網 > 演講致辭 > 征文范文 > 正文

我和我的祖國征文6篇

征文范文 相關范文 編輯:念秋 發布時間:2019-6-9

我和我的祖國征文6篇

文秘網是專業的范文寫作網站,每日更新大量熱點文章。同時,我們有一支專業的寫作團隊,為客戶提供高質量的原創文章定制服務。如果下面的范文沒有合適的,您可以通過企業QQ:4000121855或者寫作電話:400-012-1855聯系我們,我們將為您提供最優質的一對一服務!

【篇一】

我屬“80后”,先生也是,我們都是老師。我們的父輩都誕生于新中國成立之初。兩家家境相當,父親是老師,母親是農民。這樣的家庭在農村算得上是書香門第,精神食糧相比普通人要充裕得多,但經濟收入常常令人難以啟齒,生活過得十分艱難。我們就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成長起來的。

我與先生參加工作后,都是盈虧自負,沒有“外援”。成家后,亦如此,唯一的區別是,我們將之前各自的收入合并到一起,以期將這不多的工資高效利用起來。

那時,我們都在離縣城較遠的學校里上班,工資極低,每月只有幾百元。成家生小孩后,微薄的工資難以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剛開始,我們沒有自己的房子,只能蝸居在學校。所居之處是學校一個偏僻的角落,兩間房,不足二十平方米。房屋外,佇立著一棵黃桷樹,兩三人合抱那么粗,有上百年的歷史,枝繁葉茂地覆蓋在我們居住的房屋上,讓屋內終年不見陽光,陰暗、潮濕。我想擁有一套屬于我們的房子,這種渴望越來越強烈。

2003年,我們開始實施住房公積金繳存。市財政局規定,單位必須按時上交住房公積金,否則要追責。我們很幸運,趕上了國家的好政策。因為單位交納了住房公積金,我們就可以用住房公積金進行購房按揭了,利息比商貸低了許多,這在無形中給我們減輕了許多壓力。于是,我與先生開始籌劃在縣城里買房。

2006年,根據國家出臺的教師調資政策,我與先生的工資都漲了。我們湊夠了首付,加上住房公積金貸款,終于有了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心中樂開了花。

接下來的日子是艱苦的,為了還貸款,我們省吃儉用。但是在此期間,國家又為老師上調了幾次工資,我們的貸款壓力越來越小,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后來,我調到了另一所學校,趕上國家再次加大力度提高老師的待遇,除了基本工資,還給老師發放績效工資。短短一年時間里,我們的工資翻了一倍多。老師的地位也在無形中悄然地發生著變化,越來越受人們尊重。

我們工作的環境也得到了明顯的改善。國家為老師出資修建了學校住宿,環境優美怡人。教室里安裝了多媒體,老師使用上了現代化教學設備。課余時間,我與同事在校園中的林間小道上散步談心,在寬闊的運動場上縱橫馳騁。

2012年,我來到先前工作的那所學校,差點認不出來。我曾經居住的偏僻角落早已不見蹤跡,有的只是一幢幢嶄新的教學樓和住宿樓。唯一不變的是校園中心那幢有近百年歷史的掛著五角星的兩層高的大樓,它依然矗立在那里,但已被翻新,白墻青瓦,古香古色,別有一番風致。我不得不感嘆,國家越來越重視教育了。

想起父輩那一代的老師,生活極其窘迫,微薄的工資甚至難以交納兒女的學費,為了生活,只能半工半農。至于居住環境,能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就行,根本不敢有過多的要求。再看我們現在,工資呈幾何級數增長,孩子義務教育階段的教育費用也全免,衣食住行都得到了充分的保障,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呢?

國之大計,教育為本。國家對教育的重視也在無形中改寫著我們這一代老師的命運。生逢其時,苦盡甘來,作為一名老師,我為自己能生活在一個日益重視教育的國度而自豪,也期望與祖國同成長,共進步!

【篇二】

夜深人靜時,我常會點亮母親的那盞燈,聆聽火焰嗶嗶剝剝的微音,一如聽著親人的細語。

那天,下起了細雨,鄉村提前降下了夜色。我站在泥土壘成的屋子木門邊,眺望曠野。母親離家已經三天了。每個夜晚,我總是站在大門前,望向那條通往遠方的路,盼著那盞燈火的出現。母親是村子里唯一經常提燈走夜路的人。

那是半個多世紀前,鄉村缺醫少藥,十里八鄉才有一家診所。加之交通不便,村上人家貧窮,人們有個傷風頭疼什么的,就只能在床上躺著,依靠自身的抵抗力挺過去。婦女生孩子,也只能在家里,那是“兒奔生,娘奔死”的過程。母親用她自學的助產術為鄉親們服務,一生中接生了嬰兒無數,全都母子平安,創造出了她的人生奇跡。

一次偶然發生的事,讓母親成了鄉村接生婆。在她30歲那年,日本鬼子“掃蕩”進村,鄉親們躲進了茂密的蘆葦蕩。因受到驚嚇,加之用力奔跑,鄰居家的姐妹即將生產。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母親自告奮勇助產接生,孕婦順利產下了一對雙胞胎。打那以后,左鄰右舍有人家媳婦臨產了就請母親去幫忙,母親成了方圓數里唯一的鄉村接生婆。

在鄉村,助產是件艱難的事。尤其在水鄉,村民住地分散,出門都是小田埂連著獨木橋的路,母親裹一雙小腳,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可以想見其艱難。然而即使是風雪交加的夜晚,有人家媳婦臨產了上門求助,母親也總是毫不遲疑,提著一盞油燈,踏著泥濘小道,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產婦家。

這一次,母親外出助產接生,一去就是三天。我去上學,走過金家莊時,村上人家正慶賀喜得男丁,準備舉行新生兒“洗澡禮”。走在老巷上,聽得嬸嬸們議論:“大喜啊,生了個大胖小子。”“是啊,多虧了接生婆,母子得平安。”

在那個年代,鄉村里不通電,都用油燈照明。多少個夜晚,我一覺醒來,還能看到母親挑著豆粒大的油燈,聚精會神地繡虎頭鞋。紅色的鞋面,金色絲線繡成的虎頭圖案,栩栩如生。在新生兒的“洗澡禮”上,母親總會送上她親手做的虎頭鞋。嬰兒穿上了這鞋,美好的祝福洋溢了一屋子。

多年后,仍時常見母親精心擦拭、輕輕撫摸那盞油燈。母親說,趕走了侵略者,成立了新中國,我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70年來,家鄉巨變,村上辦起了合作醫療,建起了鄉鎮衛生院。現如今,鄉村人家生孩子,都進了市里的三甲醫院,醫療保障有了極大提高。時代變了,母親老了,不用再做鄉村接生婆了。

一天,鎮衛生院派人把母親接走,請她給醫護人員上了一堂課。母親的提燈作為歷史的見證物,高高地懸掛在會場講臺的正中央。

思念母親,便會想起那盞燈。我常常想,在寂寞的長夜里,有一盞明燈在,就不會迷路。

【篇三】

春節是中國最重要的傳統節日。為了回家過年,數以億計的人幾乎同時涌向車站、碼頭和機場。不畏饑寒,不怕勞累,只求能盡快趕到千里之外的故鄉,與家人吃上除夕團圓飯。中國人過年——我們俗稱的“春運”,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人口遷徙。

20世紀70年代,我從四川入伍來到云南怒江,80年代初在昆明工作,每年都要回老家內江過年,與父母、兄弟姐妹團圓。四川是勞務輸出大省,在云南打工、工作、參軍的四川人有百萬之多,不難想象火車票的緊俏程度。買票是一件大事,每年離過年還有一個月,就得著手設法購買車票,排長隊、熬通宵、托關系、搭人情,使出渾身解數。大多數時候是買不到臥鋪票的,得坐20多個小時的硬座,要是連硬座都沒有,就得買站票上車。有時連站票都買不到,只好混進站臺,從車窗翻進車廂,冬天寒冷,衣物臃腫,還背著大包小包的土特產,艱難程度可想而知。返程時,從內江返回昆明,先得坐汽車從內江到成都,成渝公路常常堵車,近200公里的路要走一天。為啥不坐飛機?坐飛機一是貴,二是要有身份,部隊要團以上干部才能批準。那些年月常嘆言:回家團圓真好,回家的路真難!

一晃許多年過去了。如今,鐵路有了成昆線、內昆線,公路變成了高速路,飛機成了日常交通工具。人們的出行越來越方便,選擇也越來越多。去年1月,渝貴高鐵通車后,昆明、重慶、貴陽、成都的高鐵連通了。為此,我選擇了坐高鐵回家過年。我在網上訂了昆明到內江的高鐵票,網絡購票,輕輕一點,車站取票,隨到隨取,著實便捷。臘月二十七早上8點,我從昆明高鐵南站出發,坐上時速近三百公里的“和諧號”,紅日冉冉升起,光照大地,經過一個多小時列車便進入貴陽境內,黔地天陰寒涼,但我心情舒暢。四個多小時后,列車進入重慶,天放晴,下午兩點準時到達內江高鐵站。全程只要6個小時,一本書還沒來得及看完。

40多年來,從云南回家數次,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舒適、愜意、便捷。據了解,等渝昆高鐵、蓉昆高鐵建成開通后,昆明到成都將從現在的18小時縮短為4小時。家鄉的朋友們告訴我,隨著高鐵時代的到來,越來越多的四川、重慶人選擇到昆明、西雙版納、大理度假,享受云南的暖冬和春城的陽光。他們認為,昆明、大理、西雙版納與公認的旅游勝地三亞相比,自有特點:一是交通方便,飛機、汽車、高鐵動車都可到達;二是氣候更宜人,綠色資源更豐富;三是旅游景點多,住一個月都看不完風景如畫的景點;四是區位優勢明顯,到東南亞快捷方便;五是吃得更便宜、更豐富。未來的云南將會是北方人、四川人選擇養老度假休閑的好地方。

交通日益方便快捷,隨之改變的不僅是人們的出行方式,而且人們的生活方式也發生了深刻變化。我每次回家過年,都要回祖籍資中掃墓。資中位于成渝中段,沱江中游,是省級歷史文化名城,也是全國每平方公里居住人數最密集的地方之一。由于人多地少,去外地打工、創業的中青年達70%以上。在我祖輩生長的鄭家溝村,外出打工、創業的村民更達90%,由于子女在城市扎根,父輩也隨子女遷居至城市。每當過年,游子回鄉,上海、北京、成都、云南等地的車牌混行在10多平方公里的小縣城,狹窄的鄉村公路上奔跑著奔馳、寶馬、路虎、奧迪、大眾、豐田等各種名車。不少回家的大小老板、經理、董事長都要請鄰里鄉親坐上幾桌,有時甚至宴開幾十桌、上百桌,親戚朋友相聚暢談一年來的生活變化、事業發展,吃得開心、喝得盡興。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機,專門承辦酒席的專業公司應運而生,替回鄉者張羅,敲鑼打鼓,很是熱鬧。看到這番場景,我不由想起,改革開放前,小村莊沒有電、沒有車,大家提雞蛋、面條、糖果走親戚串朋友互相拜年的場景。

時代變了,生活方式變了,返鄉的人回到老家,為的是看望在老家的父輩、親友,拜年、祭祖,男女老少都會拿上自己的大屏智能手機拍上幾張照片,發在朋友圈里展示“故鄉見聞”。我母親94歲高齡,一說拍照,她會穿上兒孫們給買的新裝,圍上鮮紅的圍巾,手拄拐杖,喜滋滋地照上幾張,臉上的笑容一如孩童。返城的路上,轎車后備廂里裝滿了大包小包的白菜、芹菜、南瓜、紅薯、活雞、活鴨,還有新鮮肉、老臘肉。難怪在社交網絡上,“曬曬我家車的后備廂”成了一個熱門話題。

時代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在變,回家過年的方式在變,而人們對家鄉的熱愛,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永遠不變。在這“變”與“不變”的辯證法中,高鐵走進了我們的新生活,見證了我們的新生活,重塑了我們的新生活;我們每個個體,我們的村莊,我們的祖國,都在蓬蓬勃勃地生長著。

【篇四】

偏僻的家鄉也能通上高鐵動車,是我的夢想、我的期盼。2016年12月28日,一個暖暖的冬日,在我的家鄉,貴州西部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崗烏鎮盤江村頭,清澈的北盤江邊,村里一位80多歲的老媽媽拄著拐杖,面對那座似同“天路”的滬昆高速鐵路北盤江特大橋,看著動車飛快穿過,自言自語地說:“真不敢想啊,只記得年輕時候盼望去北京、上海看火車啊……”

我還記得,14歲那年如愿以償考上縣一中讀初中,縣城離我們村有上百里。家鄉的小山寨和外界的聯系只是一條鄉村公路。路的一頭連著我那貧瘠的家鄉,一頭連著通往縣城的一條馬車路。那時候,我心里渴望著:有一天沿著這條路走出去,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

當時,這是一條沒有通班車的簡易土路,路兩邊長滿了不知名的灌木叢和野草,全村的人,不管是大、小隊干部到縣城開會,還是村民到縣城做買賣都是靠走路。我們這幾個到縣城讀書的學生,生活都比較困難,每星期都要回一次家,來回要走漫長的山路。半年過去,同學們的腳起過血泡,老繭也磨平了,能坐一次車成了所有人的愿望。

一個周末的早晨,一名女同學高高興興地跑到家里告訴我,城里來了一輛拉龍須草的汽車,開車的是她家的親戚,大家可以試試看能不能坐這輛車回城。七八個同學馬上飛奔著來到公社收購站等待著汽車裝龍須草。龍須草裝了整整一車,開車的師傅看了看大家說:“車裝得太滿,不能再坐人了。”大家一聽,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看到同學們進縣城讀書也不容易,師傅勉強同意讓大家坐車進城。幾個同學坐在裝滿龍須草的車上,汽車在高低不平的公路上一搖一擺地行駛著。剛駛出寨頭,車輪子在一個低凹的土坑處擺動了一下,我被重重地甩了下來。汽車停了下來,同學們都被嚇得目瞪口呆。又爬上汽車后,大家不敢再說笑。一路上,我只覺得全身都軟了。為了坐一回車,差點送了命,真是越想越害怕。

一轉眼40多年過去了。家鄉關嶺的公路建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交通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當下,全縣村村、組組都通了柏油路、水泥路,并有大小客車、微型面包車幾萬輛。手機、電話、互聯網及各種家用電器遍及尋常百姓家,水泥平房、小樓比比皆是,發展變化可謂今非昔比。滬昆高速公路、滬昆高速鐵路相繼通車。

鐵路上火車穿梭,公路上車輛來往,昔日寧靜的關嶺縣布依族、苗族山村,熱鬧起來了。飛快的動車從中國的大都市上海開到貴州的關嶺縣,晨曦中過壩陵河特大橋,緩緩地停在關嶺縣頂云街道關嶺站,隨后,又鉆進11.82公里長的大獨山隧道,從隧道里跑出來以后,再鉆進13.187公里長的崗烏隧道,然后,披著一身霞光駛上橫跨北盤江的那座滬昆高速鐵路特大橋。動車帶著一身朝霧,遠遠望去,像金色的巨龍在緩緩地舞動、升騰。當動車聲從山那邊響起的時候,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爬上高處,還沒等鄉親們看仔細,動車便呼嘯而過……

【篇五】

從安徽到上海打工已整整18年。每年一到臘月底,我們一家三口總要想方設法返鄉過年,與留守家園的老人團聚。過年后又辭別故鄉,再次回到打工的地方。

安徽到上海,往返一趟將近1000公里。這段路程,如今不算啥,在過去那可真不容易。

記得我們剛來上海那幾年,是乘坐中巴車出門的。那些中巴車都是民營的,一輛車里擠了三四十人。在狹小的空間內,座位不夠,就放置幾條長板凳和數只小板凳,人挨人,頭碰頭。最難熬的是夏天,車里沒有空調,整個車廂就像一個大蒸籠。

這樣的長途跋涉,遇到晴好天氣倒還將就,若是碰上大雪封路、道路結冰,不折騰十幾個小時,根本到不了目的地。

那些車經常晚上發車,或者是凌晨三四點鐘發車。為了能乘上車子,我們經常一兩點鐘就得起床。

再往后幾年,鎮上有人購置了幾輛大巴,開始合伙跑長途。大巴相比中巴,車況和性能都好了許多,安全性也有保障。一到春運,不少大巴老板們還從上海的旅游公司租賃大巴,聘請司機增加車輛。即使這樣,仍難以滿足乘客出行的需求。

這些大巴車就在老家的小鎮上駐點。每逢年后出門,我們的行李箱都塞得滿滿的。為了方便,多數時候我們會選擇乘坐大巴出行。而年前返鄉,我們則會選擇乘坐火車。

乘坐火車,又是另一番滋味。

最早的時候,我們總是乘坐慢車(普快),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綠皮火車。慢車,就是大站小站站站停,有時還臨時停車讓道。就拿我們常走的上海到滁州的這段線路來說,約350公里,走走停停要花6個小時。

慢尚且能忍,最難忍的是擠。為了能在節前趕回家與家人團聚,每一節車廂都擠滿了乘客。車廂連接處、過道里站滿了人,甚至連廁所里、椅背上都擠滿了人。那時候,大家都是拼了命地擠上車,從車門擠不進去的,就從車窗往里爬。有的是一家子,這個剛擠進去,那個還沒擠進去,火車就開動了。

從1997年到2004年,中國鐵路實行了好幾次大面積提速。那時,也有快速、特快、直達列車可供選乘。由于綠皮火車票價低,大多數打工者出行還是選擇乘坐慢車。

隨著2008年京津城際鐵路和2009年合武高鐵、武廣高鐵相繼通車,我國高鐵飛速發展。飛馳穿梭在高鐵線上的“和諧號”“復興號”動車組列車,快如閃電,極大地方便了人們的出行,極大地改善了人們乘坐的舒適度,也大大縮短了人們出行的時間。還拿上海到滁州來說,最快只要一個半小時左右就能到家了。

如今,那承載過我們太多回憶的綠皮火車漸漸淡出歷史舞臺。坐在寬敞、整潔的動車車廂里,人們有說有笑,心情輕松而愉悅,真是一種享受啊。

回首過去,從搖晃顛簸的中巴,到風馳電掣的高鐵,我國交通事業的快速發展有目共睹。我們是中國地面交通的參與者,也是見證人。我們見證了中國高鐵的飛速發展,這是國家富強、民族振興、科技創新帶來的輝煌成就,它帶來的是極大的便捷和舒適,真正給廣大老百姓的出行帶來了福音。

【篇六】

“要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樹立高遠的理想追求和深沉的家國情懷,努力做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有貢獻的藝術家和學問家。”今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對廣大文化文藝工作者、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提出殷切期望,勉勵大家堅持與時代同步伐、以人民為中心、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

家是國的基礎,國是家的延伸。無論從藝還是治學,一個人要想抵達高遠的境界,就必然離不開家與國的滋養。從歷史到現實,中華民族歷來崇尚家國大義,“小家”同“大國”同聲相應、緊密相連。在中國人的精神譜系里,國家與家庭、社會與個人,都是密不可分的整體。家國,可說是華夏兒女的精神原鄉。

今年,我們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站在這樣的歷史節點,回望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平凡的發展歷程,每個人都會感受到愛國的情愫在升騰。從硝煙彌漫、艱苦卓絕的革命戰爭年代,到一窮二白、篳路藍縷的建設歲月,再到波瀾壯闊、驚濤拍岸的改革時代,無數先鋒模范在國家前行的大勢中尋找人生價值、標注成長坐標。億萬人民振奮精神、接續奮斗,將個體價值的實現與國家民族的命運聯結在一起,投身于實現民族復興的歷史洪流,為家國情懷寫下最生動的注腳。

家是溫馨的港灣,情感的歸宿;千千萬萬個小家都好,國家和民族才能好。家庭是人生的第一個課堂,也是家國情懷的根基所在。在步履匆匆的返鄉途中,在“爸媽裝的行李箱”中,在難改的口味與鄉音中……人們感受家的溫暖,體悟家的意義,真誠感嘆“有家真好”。但不要忘記,國家好、民族好,家庭才能好。無論是《大學》中“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成德次序,還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愛意延伸,由私而公的家國情懷,一直是中華傳統文化所倡導的價值理念。每個人孝親敬長、安居樂業,每個家庭都為中華民族大家庭作出貢獻,才能集腋成裘、聚沙成塔,匯聚成同心筑夢的強大力量。

愛家不能小家子氣,更不應局限于小情懷、小浪漫之中。不久前,公益短片《家國與邊關》在全國上萬家影院播出,感動了無數觀眾。在海拔5380米的神仙灣、最低氣溫達零下60攝氏度的伊木河,邊防戰士與惡劣環境、枯燥孤寂搏斗,哪怕過年不能回家、難與愛人相聚,也無怨無悔,只因腳下站立的地方是祖國。他們用青春證明:最浪漫的不是花前月下,而是忠誠信念;最感人的不是卿卿我我,而是以身許國。現實中,邊防戰士、執勤交警、電力工人、外賣小哥……一顆顆普通的“螺絲釘”、一塊塊尋常的“鋪路石”,堅守平凡崗位,守護萬家燈火。而這,何嘗不是對家國情懷的有力詮釋。

“沒有國家繁榮發展,就沒有家庭幸福美滿。同樣,沒有千千萬萬家庭幸福美滿,就沒有國家繁榮發展。”讀懂家與國的辯證法,涵養深沉的家國情懷,我們就能把愛家和愛國統一起來,匯聚億萬人民的智慧與熱忱,用奮斗托舉美好未來。


怪物赛车游戏下载 快乐赛车计划全天在线 新时时倍偷计算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彩后一稳赚 分分彩五星一码必中绝招 欢乐生肖综合走势图 高频彩计划app 云顶彩票是真网站吗 正宗中国麻将 好用的做计划的app 11选5怎么杀号更准确 如何藏分出款 骰子彩票大小单双技巧 三公大吃小玩法规则